秦逸飞:MOM基金铺平中国高净值家族传承道路

2015-07-06 05:54:36
搜狐财经讯 (马克)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越来越多,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在房地产黄金年代终结以后,这个人群需要更多的投资渠道。在中央力推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有关法律法规相继完善的大背景下,中国人的财富投资渠道逐渐打通,近年来以私募基金为代表的财富管理行业迎来曙光。各种各样的基金、信托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各种创新也层出不穷。
\
2
所罗门资本大中华区CEO兼首席经济学家秦逸飞 [保存到相册]

  6月13日下午,在由正荣公益基金会赞助,国仕资本研究协会主办的“重阳金融改革家”讲席上,所罗门资本大中华区CEO兼首席经济学家秦逸飞带来了一种创新型的MOM基金模式,分享了它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融合及对家族传承的作用。

  美国MOM基金年平均复合收益率高达42.7%

  MOM(manager of managers)即“管理人的管理人”,指一个基金的基金经理不直接管理基金投资,而是将基金资产委托给其他的一些基金经理来进行管理,直接授予这些基金经理投资决策的权限。它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策略都是多元的,可以跨市场、跨品种、跨策略捕捉投资机会,从而建立起一套控制风险的对冲体系,并提高整体收益。

  MOM基金模式发源于美国,比较受大型机构和高净值人群的欢迎,巴菲特和比尔盖茨都是MOM的忠实粉丝。秦逸飞称,2000-2006年,美国MOM投资产品资产管理规模从2440亿美元增加到6390亿美元,并且在2006-2013年,美国MOM基金平均年复合收益率高达42.7%,在各类基金中排名第一。

  秦逸飞表示,MOM基金区别于传统投资方式和核心在于,不是以现有基金产品为研究对象,而是以基金管理人为研究单位,由一个母基金经理管理子基金经理。MOM首先从市场上挑选最优秀的基金管理人,然后量身定制新的投资产品,并配备相应投资管理团队,用相应策略为客户实现资产增值保值。其次,MOM由于是投资多个不同的投资经理,分散了风险敞口。

  新型MOM搭建为投资经理服务的平台

  秦逸飞带来的创新型MOM是以原始MOM两层体系为基础搭建了一个为投资经理服务的MOM基金平台。它有四个特点:第一是两层风控体系和三层研究体系,第二是以投资经理为核心,第三是三级联动,第四是大数据。

  董事会的风险控制体系以及母基金经理层的投资决策中心构成了两层风控体系,平台研究团队、每个团队的研究小组,以及与外部合作的研究团队构成了三层研究体系。平台研究团队提供宏观研究方向,最多聚集到某一个板块,为平台上所有投资团队提供支持,团队研究小组则从事策略研究,对投资交易进行定量和针对性的研究。

  投资经理是MOM平台的核心,一般私募基金经理可能要做像产品的设计、研发以及募资和渠道的开发,会有很多影响收益的干扰。MOM基金平台为投资经理提供了风控评估、数据分析、渠道销售和资金募集等服务,使投资经理专心从事投资和研究。但平台不光为投资经理提供服务,也要求投资经理能产生更高的投资收益,平台上的所有投资团队会进行竞争,优胜劣汰,收益低的团队将被淘汰。

  秦逸飞介绍说,MOM平台的投资团队都有不同的擅长领域,在一级市场进行股权投资,在一级半市场进行定增和并购,在二级市场进行股票投资。平台整体覆盖一级、一级半和二级市场,为所投资的企业进行并购重组创造机会,从而实现三级市场的联动。

  对于“三级联动”产生的合规性、操纵股价嫌疑等问题,秦逸飞表示,三级联动是一种市场需求,也长期存在,应顺应市场需求。MOM平台首先是公开透明和事先披露,其次有两层风控体系隔离风险,还要坚持职业操守和操作水平。

  风控体系和研究体系对大数据的需求非常大,秦逸飞的新型MOM基金有一个中央大数据中心,第一步为己所用,第二步会进一步开放,为整个MOM行业或金融行业提供服务,第三步会把它独立拆分,未来上市也有可能。

  家族信托与私人银行的缺陷

  全球十大家族普遍采用家族信托基金的方式来传承家族财富。洛克菲勒家族设立了家族办公室,并设立了家族信托。摩根家族的男性传承人毕业之前一直在家族进行长期培训和实战演练。罗斯柴尔德家族通过多元化的财富管理配置来避免建立整体的风险,这也是家族传到第八代非常重要的手段。华人世界里面,李嘉诚以及潘石屹也是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实现家族财富的传承。

  秦逸飞表示,不管家族办公室还是家族信托基金以及私人银行,都普遍存在财富管理不够细、门槛高、产品研发能力及创新能力不足,更注重财富增值保值,对整体家族传承力有不逮等问题。一个家族办公室的团队,每年薪水发放都是几千万美金的水平,规模也是十亿美金以上,对普通人群是非常高的门槛。

  从王思聪看MOM基金对家族传承的作用

  秦逸飞表示,王健林用5亿资产为王思聪设立的普思资本类似于MOM基金的方式。这5亿资产的投资目前已经有了三家上市公司,还有二十家上市在被并购或等待上市过程中,说明投资收益非常不错。

  为什么普思资本能够做到这么出色?秦逸飞认为,是因为王健林用了类似家族办公室的方式设立了一个六人投资团队,在王思聪接班之前先让他进行有效的学习。王健林对王思聪的培养与MOM基金的家族传承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首先在富二代很小的时候就设立一个属于二代的投资公司,投资方向基于二代的兴趣。有一个团队为二代工作,在实战中教会二代传承家族事业的方法。如果有几个孩子,就设立几个团队,互相竞争,看哪个团队哪个孩子做的最为优秀,就培养他或她作为事业的接班人。被淘汰的孩子,其资产就转为信托管理计划,使其可以衣食无忧。

  关于费用问题,秦逸飞表示,MOM基金和普通私募基金在费用方面基本一致。他不建议普通人投资MOM基金,因为门槛高和锁定期长。

  最后,秦逸飞提到,大数据导致对人的需求进一步降低,未来会导致金融从业人员的失业。他认为很多研究员在做基础性的体力活事情,完全可以用机器和智能来代替,今后可能就不再需要基础研究员了。他告诫金融系的同学要有危机感,技术和智能在改变生活的同时,也对事业发展提出了新的挑战。